欢迎访问天津商业大学图书馆 [今天是
]
 首页 | 概况 | 资源 | 服务 | 信息咨询 | 互动与沟通 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第22期 >> 正文
 
 
袁腾飞讲两宋风云
提供者:图书馆  点击次数:99+次 发表时间:2015/12/03 14:41

K244.09/YTF编辑推荐 ★央视《百家讲坛》火爆讲史节目

由袁腾飞主讲的《两宋风云》,是中央电视台《百家讲坛》鼎盛时期的火爆讲史节目!由节目整理成书的《两宋风云》初版问世后,迅速畅销,引发千万读者追捧

★钱文忠作序推荐,百万读者齐叫好

《两宋风云》节目的火爆与图书的畅销,离不开一流的内容,是袁腾飞多年积累的精华呈现,一本书讲透古代中国由盛转衰的关键转折点!钱文忠作序推荐,百万读者齐叫好,成为畅销经典历史书!

★袁腾飞精心修订,精美装帧,一流插画,双色精印,完美升级

《袁腾飞讲两宋风云》由作者精心修订,内容更完善,文字更好读!并由业内知名插画师为本书精心绘制了数十幅精美插画,趣味再现了两宋之交数十年的历史风云,如靖康之耻、徽宗逛妓院、梁红玉擂鼓战金山、顺昌之战、岳家军进军中原、岳飞遇害、秦桧专权等,图文并茂,双色精印,完美超越同类书!

重磅推荐:

袁腾飞讲历史:礼盒装精品集

《世界历史很有趣:袁腾飞讲日本史继》

《世界历史很有趣:袁腾飞讲美国史》

袁腾飞讲两宋风云

内容推荐 《袁腾飞讲两宋风云》是中国通俗讲史界代表人物袁腾飞巅峰之作,是由中央电视台《百家讲坛》鼎盛时期的最火讲史节目《两宋风云》整理而成,本次由袁腾飞精心修订再版,钱文忠作序推荐!

袁腾飞以生动有趣的讲史风格,告诉读者:亡国之君宋徽宗是一个什么样的皇帝?南宋开国皇帝赵构真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吗?害死岳飞的,究竟是秦桧,还是宋高宗?为什么说“汉唐是可敬的,明清是可怖的,而两宋是可爱的”?一本书讲透古代中国由盛转衰的关键转折点!

袁sir经典语录:

● 宋军的士兵,骑马人坠马,射箭箭坠地。宋军平时不操练,净给太尉做手艺活卖钱了,这样的人马遇上金辽如狼似虎般的军队,不打败仗还有天理吗?

● 那时候的名妓,光长得漂亮还不行,还要有一点儿艺术修养,李师师从小耳濡目染,琴棋书画样样在行,色艺双绝。遇上宋徽宗这位艺术家皇帝,俩人就成了艺术上的知音。

● 金军到了黄河岸边,为了张扬军威,震慑宋军,敲了一夜战鼓。据说,金军还不是用人来敲鼓,而是把羊绑在战鼓上,让羊敲鼓,可见金军的气焰有多嚣张。第二天,战鼓一停,宋朝的十四万守军,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。

● 金朝皇帝有时会赏赐宋徽宗一些饮食和衣物,每到这时,宋徽宗必须要给金国皇帝写谢表。宋徽宗的女儿们一天天长大,一个个出落得如花似玉,于是金太宗下令,将徽宗的六个成年公主赏赐给金国大将做妾。这样的事情,宋徽宗还要写谢表。

● 中国历史上的忠臣,尤其是宋朝以后,都有这样一种观念:平时袖手谈风月,临事一死报君王。平时不习武,而是流连于诗酒歌舞、风花雪月;一旦国难当头,则一死报君王。这种行为确实气节可嘉,但结果又能怎么样呢?

● 床子弩厉害到什么程度呢?据说,床子弩主要不是用来射人,而是用来射城墙的垛靶。如果有人藏在城墙后面射箭,用床子弩可以穿透城墙,把人钉在城墙上。可想而知,这种武器的战斗力有多强悍,更别说用床子弩对付骑兵了,弩一绞开,五支箭一射,人马俱碎,不管骑兵身穿多少层重甲,照样连人带马一箭钉在地上,拔都拔不出来。

● 打仗的时候,铁浮屠居中往前推进,拐子马两翼包抄进行射杀。光这一样,就能把宋军的阵型打乱。古代打仗特别强调阵型,阵型一乱,基本上就败局已定。我们现在看很多历史剧,一打仗就是双方的兵冲到一块儿,乱成一锅,那是打架,不是打仗。

● 韩世忠在朝堂上大哭一场,虽然躲过了被杀的厄运,但也尝够了仕途的险恶。韩世忠的夫人梁氏,当年曾经擂鼓战金山,那样的女中豪杰,这时也只能一声长叹,说咱们还是明哲保身吧,只要不死,夹着尾巴做人也是人,保命最重要啊。

● 岳少保壮怀激烈,仰天长叹:十年之功,毁于一旦!所得州郡,一朝全休!社稷江山,难以中兴,乾坤世界,无由再复!岳飞心里该是何等悲愤,所以才作下了那首《满江红》。一首词写得字字皆血泪,句句愤而慨,字里行间,将作者的情感抒发得淋漓尽致。作者简介 袁腾飞,知名历史老师,中国通俗讲史界代表人物,泰学传媒签约文化人。他引领一代讲史新风,善于以幽默犀利、灵活多变的语言风格,讲述海量的历史知识。其独特的“史话体”讲史风格,引起了千万粉丝对历史的关注,被广大读者朋友亲切地称为“袁sir”。袁sir推出的每一部新书,都会迅速跃居各大图书销售畅销榜。现已出版《这个历史挺靠谱》系列、《世界历史很有趣》系列等作品。

目录第一辑 亡国惨祸靖康耻

1. 徽宗即位:艺术家为何当皇帝

艺术家皇帝真悲剧\阴差阳错帮大忙\端王轻佻,不可以君天下

没有天生的昏君\撕破皇帝的衣服\跟石头结拜

2. 奸相辅政:宰相如此,国焉得不亡

宋朝第一大奸臣\雇一美女切葱丝\乱花钱的理论依据

奢侈之风一发而不可收拾\奸臣蔡京的末日\长得好看当宰相

三个宰相一个不如一个

3. 宦官掌兵:宋军没有战斗力

太监“烧冷灶”\马植献计\宋军只会练一张嘴\御敌无方,扰民有术

踢球出身的高太尉\军队为什么没有战斗力

4. 风流天子:宋徽宗的荒唐事儿

给石头封侯\官逼民反\耗费民力建艮岳\道士特别受宠

江湖骗子林灵素\皇帝逛妓院\为名妓争风吃醋\奸佞当道、忠言绝耳

5. 靖康之变:北宋灭亡,二帝被掳显示全部信息媒体评论 ●《中国青年报》:相比太多照本宣科式的教学,袁腾飞致力于引导学生对知识产生兴趣。他嬉笑怒骂的讲述风格引起了争议,但袁腾飞认为,自己的任务只是普及历史知识,并且让这种普及变得有趣。

●《广州日报》:我们习惯于心存敬畏之心,听人正儿八经地说史,评书好听,那是野史,袁腾飞从历史中提炼出幽默来,让人听着可乐听得上瘾,还真是难得。

●《羊城晚报》:袁腾飞感情滚烫,一口京片子生脆而凶猛,砍瓜切菜痛下针砭,如同老北京的豆汁,初入口毁人朵颐,细回味悠长绵然。

●《文汇报》:无论是虚拟世界里的网民,还是现实课堂里的学生,所有人最被袁腾飞吸引的,是他把“死去”的历史“活生生”地带到大众面前。

●《京华时报》:冷静、平和的心态,使袁腾飞将自己对历史的喜爱发挥到了一种极致,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。

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后渐衰微,终必复振。

——陈寅恪

镜头前往往显得如此漫长的四十五分钟,在腾飞兄的挥洒演绎之下,竟如云烟电光一般短暂。腾飞兄正是一位真正的教师,他具备使学生“快乐学习”的能力,也因此拥有显示全部信息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六辑 南北对峙格局定

26. 绍兴和议:认认真真谈停战

临死亮出秘密武器

在达成皇统和议的过程中,完颜兀术为金国立下了赫赫战功,要不是他撕毁天眷和议,河南、陕西之地就归宋朝了。

因此,完颜兀术的官位迅速上升,从梁王、都元帅、太保,领三省事,领行台尚书省事,到后来加侍中,进拜太傅、太师,整个金国的军政大权,完全由完颜兀术掌握了。

第二次绍兴和议达成七年后,完颜兀术病死,得以善终。评书上说他是被牛皋气死的,牛皋骑在他的身上,他一生气,就死了,那纯粹是演义。完颜兀术病死之前,留有一道遗表,说:

吾有术付汝等,切宜谨守,勿忘吾戒。如宋兵果举,势盛敌强,择用兵马破之;若制御所不能,向与国朝计议,择用智臣为辅,遣天水郡王安坐汴京,其礼无有弟与兄争。如尚悖心,可辅天水郡王,并力破敌。

完颜兀术在临死的时候,把他对付宋朝的秘密武器点明了,他说如果宋朝背盟的话,双方先打正规战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如果打不过宋朝,就“遣天水郡公桓安坐汴京”,“天水郡王”就是宋钦宗赵桓,这也是宋高宗最担心的事儿。宋徽宗死了,钦宗还在金国人手里做人质,金人封他为天水郡王。现在黑龙江阿城还有天水郡王府。

完颜兀术的想法是,如果打仗,金国兵败,就让宋钦宗到汴京做傀儡皇帝,像张邦昌、刘豫那样。这样一来,宋高宗就完全没辙了,因为宋钦宗是宋高宗的哥哥,“其礼无有弟与兄争”,当弟弟的能跟哥哥打仗吗?而且钦宗是故主,即便再来一个岳飞、韩世忠,或任何其他人,都没有理由再打仗,更不能说要收复中原、迎回二圣了,因为二圣当中的一圣在中原做了皇上,宋朝还有什么理由动刀兵呢?

当然,不到万不得已,金国不会这么干,他们更想有朝一日能把南宋彻底灭掉,由大金一统天下。但是,一旦被宋朝逼急了,就会让宋钦宗做傀儡,这一点对宋高宗的打击是致命的。

岳飞、韩世忠等人根本无法体会宋高宗的心情,但是宋高宗一直提防着这一招儿。

其实,宋高宗并不是怕宋钦宗回来,因为即使他回来,复辟的可能性也已经没有了,最多把他软禁起来就是了,只不过在这里没人虐待而已。宋钦宗自己也说过,如果能回到故土,只要两间茅屋、几亩薄田,出家做道士去。宋高宗怕的是,金国捏着宋钦宗这张牌不放,什么时候想打这张牌了,才会把他拿出来,立他做傀儡皇帝,那样宋高宗可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。

完颜兀术是智谋广远,心机极其深沉的一个人,宋高宗也不傻,他早就想到了完颜兀术会有这么一招儿,知道绝对不能把完颜兀术逼急了。如果任凭岳飞、韩世忠继续打下去,完颜兀术就会把赵桓抬出来,这对于宋高宗来讲,等于是一剑封喉,他所有的正义感、口号和理想,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。

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,完颜兀术这个人确实不简单。但是评书演义当中,往往把他刻画得很不堪,以至于我们都认为岳飞忠勇,而完颜兀术狡诈,总在岳飞手底下现眼,被打得惨败。

宇文虚中是卧底

和议达成之后,双方就开始互相释放战俘,被金国扣了多年的宋朝使臣们,陆陆续续被放回来了。被放回来的这些使臣都遭到了远谪,全被秦桧贬出了朝廷。

有一个叫宇文虚中的人,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。他虽然是一介文人,却很有气魄。

他第一次出使金营时,还是北宋时期,金人背盟违约,要打宋朝,第一件事就是抓他。金人拿绳捆绑他的时候,他也不反抗,居然还赋诗一首:

当时初结两朝欢,曾见军前捧血盘。

本为万年依荫厚,那知一日遽盟寒。

意思是说,宋金两国本来是“万年依荫厚”的关系,可是金人不义,把我抓起来了。

后来宋朝又让他出使金营,金人看他脸熟,认出了他,就没再让他回去,还让他在金国做了官。宇文虚中在金朝官至国师,是相当于宰相一级的高官。

金国建国初年,之所以能够汉化,就是因为宇文虚中制定了很多制度。《金史》《宋史》里都有宇文虚中的传,但是都把他刻画成奸臣的形象,说他两朝为官,对两方都不忠,所以他这个人也是非常不幸的。

实际上,宇文虚中是典型的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他为什么要帮助金汉化呢?原因非常简单,就是要达到一个目的——用汉族的文化征服金国人。宇文虚中的想法是,你们金国的快马弯刀虽然征服了我们,但我们是天朝上国,是华夏的正宗,文章锦绣之地。虽然你们在武力上打败了我们,但你们还是要规规矩矩地跟我们学习。你们从马上下来,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,捧起书本来子曰诗云,这个你们能跟我们比吗?在文化上,金人越跟汉人比,就越自卑,越自卑就越要跟汉人学,这样汉人也就越安全。

可是当时留在金国的其他宋使,比如洪皓,就很鄙视宇文虚中。洪皓说,让我在刘豫帐下做官,我宁可死都不干,你宇文虚中毫无气节,居然还两次出使。你想想苏武,再看你自己,竟然在金国做官!

实际上,这些人都不理解宇文虚中,他真是有自己的一番苦心在里边。

宇文虚中经常把金国朝廷的内部虚实通报给南宋,但是,宋金和议达成后,秦桧这个祸国奸贼为了自己的私利,居然把宇文虚中是卧底一事告诉了金国。

当时,金国很倚重宇文虚中,离开他,大金就玩不转了,因为金国谁也不会制定这些典章制度。宇文虚中这样的人,杀了太可惜,可他又是卧底,怎么办呢?秦桧就给金国人出主意,让金人把宇文虚中的家属弄到金国去,把他的家属控制起来,他投鼠忌器,就不敢怎么样了。

宇文虚中得知这个消息后,赶紧写密信告诉宋高宗,如果金国人要他的家属,就跟金国人说全死了,或者说全失散了,找不着了。没想到宋高宗却按照金国人的意思,把宇文虚中的家属全部送到了金国,这下宇文虚中就没有办法了。

《宋史》说宇文虚中失节,《金史》也不以宇文虚中为忠臣,这个人是非常可怜的。据说,后来他的全家都被金国人杀害了,原因是他恃才傲物,得罪了金主,说金主没有文化,是半瓶子醋的人。

其实,清朝的学者袁枚在整理宋人笔记的时候,曾经发现一条消息:“绍兴十五年,宇文虚中谋挟渊圣南归,为人告变。虚中急发兵直至金主帐下,金主几不能脱,事不成而诛。”大意是,绍兴十五年,宇文虚中想把钦宗皇帝带回江南,但有人把宇文虚中告发了,宇文虚中领兵直冲皇宫,想把金熙宗杀掉,最后没有成功,被杀了。

这个大忠臣的忠肝义胆,从清朝人发现的这段材料里可以看出一二。

仁人志士扼腕叹息

除了宇文虚中之外,还有一位不能不提的入金宋使,那就是王伦。

王伦也是百分之百的大忠臣,但评书演义把他刻画得也很不堪,描述成一个汉奸,其实这完全是对他的一种误解和丑化。王伦的先祖是北宋的名相王旦之弟,死后谥号是文正。中国古代大臣死了之后,皇帝赐予谥号,最高等级的就是文正。整个清王朝,只有八个人谥号为文正,曾国藩就是其中之一,被称作曾文正公。

关于年轻时候的王伦,史籍上有所记载,说他“为任侠,往来京洛间,数犯法,幸免”。“为任侠”,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有点儿爱打抱不平,他高干子弟出身,可能看谁都不顺眼,经常犯点儿小法,但是每一次都得以赦免。

疾风识劲草,国难显忠良,靖康之变的时候,钦宗皇帝御临宣德门,有乱民借机闹事,眼看着就要冲进宣德门,钦宗不知所措。当时只是一介布衣的王伦挺身而出说:“臣能弹压之。”钦宗一听,非常高兴,解下佩带的宝剑,赠予王伦,立授兵部侍郎。王伦提剑下楼,斩杀了几个为首的乱民,形势一下就安定了下来。

建炎年间,王伦主动祈请出使金国,先后两次宋金和议的达成,王伦居间调停,也是功不可没。当然,他调停宋金和议,是真的希望和议能够达成,这种行为和秦桧的卖主求荣、为了一己的荣华富贵而不管国家百姓的死活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特别是第二次和议达成之后,当时王伦还在金国,金人想留住他,并授予他一个很大的官职——平滦三路都转运使,主管地方财政,负责将地方财政收入上交中央。按说这种差事,在把地方的钱往中央转运的时候,往自己家里转运一点儿也没有人知道,绝对是一个肥缺。

金人这样就是想让王伦留下来,给他这个官职,等于是在答谢他。当时南宋的主战派,主张砍秦桧、王伦之头,挑上竹竿示众,以谢天下。金人劝王伦说,宋朝人都骂你是汉奸,你就别回去了,给你这么好的差事,就留下吧。

王伦断然拒绝:“奉命而来,非降也。”我来这里是为了两国谈判,不是投降金国来的,达成和议了我就要回国,更不会在你这里做什么转运官。金主非常生气,说王伦不识抬举,就命人杀了王伦。

1144年,王伦被绞死,时年61岁,宋朝赐给他的谥号是愍节。

王伦临刑之前,跟执刑的金兵说,给我点儿时间,我要办自己的事儿。他整了整自己身上的宋朝衣冠,面朝南方下跪哭拜:

先臣文正公以直道辅相两朝,天下所知。臣今将命被留,欲污以伪职,臣敢受一死以辱命!

意思是说,我的祖先王文正公,以自己的直道辅佐两朝天子,我现在被留在金国,他们要授予我伪职,我绝不给祖宗丢脸,只有一死报答皇恩。在王伦眼中,金国给的官就是伪职,可见他也是忠肝义胆,完全不像有的评书演义所说的那样。

绍兴和议达成,宋金两国以淮水和大散关为界,南北对峙,宋朝丧失了大片江山,这一幕令中国历史上很多仁人志士扼腕叹息。南宋著名的诗人陆游,有一首《书愤》,其中就写道:

早岁那知世事艰,中原北望气如山。

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。

著名词人陈亮,在自己的一首词中,非常悲愤地说:

尧之都,舜之壤,禹之封,于中应有,一个半个耻臣戎!万里腥膻如许,千古英灵安在,磅礴几时通?胡运何须问,赫日自当中!

“尧之都,舜之壤,禹之封”,指的就是中原故土,意思是说,我就不相信中原士人,没有几个耻于向夷狄称臣的。什么时候才能收复我们的故土?我们坚信,早晚有一天会光复中原。

……

 
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: 天津商业大学图书馆